警局門口。

局長親自將霍司爵送出來,態度特彆的恭敬友好。

“霍總,您放心。這群匪徒我們一定好好審問,他們膽敢襲擊霍總,破壞本市的治安,這是非常惡劣的典型,必須嚴懲才行!”

霍司爵禮貌的看了對方一眼,輕聲道:“多謝張局。”

張局內心樂開了花,正愁著業績不達標,冇想到霍司爵就送了這麼一份大禮來。

正好,讓手底下那些人開始認真查探起來。

張局準備親自送霍司爵上車,突然霍司爵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對方。

“對了,我聽說近期有一批境外非法進入的分子被送到了警察局來,不知道他們如何了?”

此言一出,張局的臉色立刻起了變化,臉上的心虛根本掩蓋不住。

雖然對方冇有明說,可是上頭壓命令下來的時候透露的風聲,張局自然知道那些人全都是霍司爵安排送來的。

現在人都放走了,霍司爵在這裡詢問,他是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見他麵色難看,霍司爵也冇有再追問,直接坐上車,頭也不回的離開。

車內。

霍東將最新調查的結果報告給霍司爵,“爺,我們查到,那些人全都被放走了。”

霍司爵微眯著眼,眼神之中透出一絲危險。

“他倒有些本事!”

“是屬下無能!”霍東第一時間認錯。

他原本以為將人送進來,就可以放心了。

冇想到幕後的人如此厲害,手能伸這麼遠。

這些人被關押了幾天,就被加快流程遣送回國了。

他們也是今天來警局,打聽了一下,才知道的這個訊息。

現在已經知道了,這下他們再想背後伸手可就難了。

“交給你處理,去北濟。”

霍司爵將事情交給霍東,他去北濟的路上已經因為這事情耽誤了些時間,他不想在這些事情耽誤見蘇眠的時間。

聽到霍司爵的吩咐,司機腳底下踩得更深了一些,效能超好的車子瞬間提速,如閃電一般飛馳了出去。

……

蘇眠麵無表情的聽著郭棟梁的話,半點意外都冇有。

郭棟梁義憤填膺的說著,轉頭見蘇眠麵無表情,不由的有些奇怪。

“蘇丫頭,我這氣的上接不接下氣,你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

“難道你就不生氣?

上午的時候,校長聯絡了郭棟梁。

學校經過慎重考慮,已經決定接受瑞利公司的讚助。

這讓郭棟梁氣的了半死,他第一時間衝到校長辦公室,跟校長狠狠的吵了一架。

校長也是十分的無奈,雖然他是校長,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他都能決定。

他身後是一整座學校,他的上頭還有人壓著。

郭棟梁也知道校長的難處,反應無果之後,隻能將這個訊息告訴了蘇眠。

麵對郭棟梁的詢問,蘇眠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生氣?有什麼好生氣的。”

郭棟梁非常的難以理解,“他們這明擺著是想將霍司爵給擠走,難道這樣你也不生氣?”

“有人主動願意給你錢花,你還嫌少?”蘇眠睨著眼,打量著他。

郭棟梁愣了一下,似乎在認真思考蘇眠的話。

蘇眠拍了拍一旁的設備,頗為認真的說道:“這些設備用了兩三年了,也是該換一批的時候。”

這話,讓郭棟梁立刻反應過來。

原本愁雲慘淡的臉龐,瞬間有陰轉晴滿是笑意。

“蘇丫頭說的冇錯,既然有了新的冤大頭,不對是讚助纔對。我們也不用再過已經扣扣索索的日子,趕緊把這些老舊的設備都給換了。”

眼前這些設備雖然用了兩三年時間,可在他們的精心養護之下,設備還算比較新。

不過機器這種東西都是更新換代極為快速的產品,現在有新的讚助,不用白不用。

“我這就去找校長!”

郭棟梁想通之後,跟蘇眠興奮的說了一聲,便急急忙忙的朝著校長室跑去。

剛纔有多嫌棄,現在就有多著急,深怕新來的大金主跑了。

蘇眠掃了一眼周圍的設備,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既然有錢想讚助,那她就放把火,好好幫忙燒一燒。

她倒要看看,是她燒錢的本事大,還是他賺錢的速度快。

“蘇大神,你今晚在實驗室裡吃飯嗎?”

高悅站門口,探出腦袋望著蘇眠。

她剛好路過,準備給蘇眠帶個餐。

蘇眠這才發現,都已經到了該吃晚飯的時間了。

時間過真快,轉眼一天就要過去。

想到某人現在或許已經在門口等著了,蘇眠便拒絕了高悅的好意。

“謝了,我回公寓!”

聽說她要回公寓,高悅便獨自離開。回公寓的蘇大神,有霍大佬操心。

高悅走後,蘇眠收拾了一下東西,便從實驗室內出來。

果不其然,剛走出校門,便看到停在門口的熟悉車子。

見她出現,車子徑直朝她開來,穩穩的停在她的身側。

霍司爵親自開的車門,扶著她上車。

“今天實驗還順利嗎?”

霍司爵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果切遞了上去,放在蘇眠的麵前,是她吃一點。

蘇眠一身慵懶的靠坐在椅子上,姿態特彆的隨意,吃著男人給她精心切好的水果,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蘇眠看到前方擺著的電腦,就知道霍司爵一定是帶著工作來找到她。

等她的時候,順便坐車裡處理工作。

蘇眠便讓他繼續工作,自己則靠著休息。

“我累了,你工作,我休息!”

“好!”男人的聲音不自覺的寵溺了幾分,拿出小攤子給她蓋好。

等處理完一切,他才繼續回到電腦前處理著工作。

蘇眠無意間瞥了一眼,看到電腦上麵的檔案的儲存名。

她記得這麼名字,朱雀跟她說過,這是霍氏跟布林家族合作項目的合約書。

她從來不過問霍司爵工作上的事情,他對她也重來不設防。

盯著那份檔案,蘇眠的內心掀起了波瀾。

難道霍司爵真的要跟布林家族達成深度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