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親母子?”方月茵假裝吃驚地道。

繼而又一臉否定地道:“怎麼可能?如果真冇有血緣關係,以他的身份怎麼可能跟一個沒關係的人以母子相稱。”

“那有又有什麼不可能的,說不定他就是想利用莫伯母來混淆一些人的視線呢。”方承立說:“你也知道他是朝廷的人,又偷偷在那裡練兵。”

“那他就更不可能跟沒關係的人住一起了,難道就不怕對方泄密嗎?”

方月茵搖頭表示自己不信。

楚承立一時之間倒是不知道怎麼跟方月茵解釋了,他隻是想給自家妹妹心裡打個底,免得到時侯兩夫妻鬨起來。

不過很顯然,他的暗示冇起到任何的作用。

方月茵看著楚承立一臉鬱悶地樣子,心裡忍不住暗暗發笑,該!誰叫他也一起幫著莫子安騙自己來著。

現在既然想說明,還遮遮掩掩的,要讓人去玩猜!猜!猜!

楚承立一臉鬱悶地走了,小火給方月茵帶來一個另她精神舒爽的訊息。

今日,莫子安回來,三皇子奉旨去城外迎接,他本來是騎馬去的,可那匹馬跑到半路上卻帶著三皇子朝另一條路上飛奔。

那條路上有好幾輛馬車,都是跟著趙四小姐去她家慶莊子上賞梅的小姐們的馬車。

結果,以那匹馬的一馬之力,把所有的馬車都驚到了,幸虧那是三皇子的愛馬,否則難逃被當場殺死的命運。

話說趙四小姐等幾位小姐也被嚇得不輕,一場好好的賞梅之行就這麼結束了,她們這些貴女還不能說什麼。

方月茵聽了哈哈大笑,“讓你那些小夥們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

方月茵認為什麼生命都值得敬畏,不僅僅是人,還有動物的。

第二天,暗衛就傳來訊息說,三皇子當殿揭發剛剛被解除禁足的太子在南息山私開鐵礦,打造兵器,逼得皇帝不得不把太子交給宗人府審問收押。

但是三皇子也因此被皇帝痛斥了一頓。

此事一出,皇帝稍微好一點的身體又被打擊到,重新倒在病榻上了。

方月茵冷眼旁觀著這一切,莫子安回來有些日子了,可是他沒有聯絡他,她便也不聯絡他,就像兩個毫無關係的人一樣。

其實方月茵知道,不僅是暗衛,還有楚承立都會把她的一舉一動告訴莫子安,而他不在這個時候聯絡她,可能是此刻朝中風聲鶴唳。

鎮國公這兩天回到家中的時間越來越晚,楚威凡自請去涼州掃匪,楚承立也開始稱病在家。

然後又冇幾天,聽說就在七皇子交回兵符的當日,他就直接倒在大殿上,據副將說是此次戰役中七皇子受過一次重傷,此次又著急趕回來,可能是舊傷複發。

老皇帝揮手讓他好好在府裡休養,貴重的補品更是像不要錢一樣往七皇子府裡送。

第二天,皇帝又尋了個錯處,直接把三皇子也給禁足了,讓他想求娶鎮國公府那位神秘大小姐的計劃也來不及提出來。

倒是七皇子據說是病勢加重,有大臣提出為他選個妃子沖沖喜。

皇帝雖說不怎麼喜歡這個兒子,但好歹也是自己的種,倒是有點動心,但選哪個女子卻又成了個問題。

那些家裡的適齡女兒的,趕忙給女兒找婆家,就怕皇帝選上自家女兒,做皇子妃雖然風光,可他們卻也不希望自家女兒守寡。

當然也有著想靠著這樣的機會犧牲一個女兒,可以換來滿門的榮耀。

但七皇子卻還要合八字,隻有八字相合的女子嫁入府中,纔算是沖喜,不然就是衝撞了。

不過還冇等皇帝幫七皇子從眾多姑孃的八字中挑出一個合適給他沖喜的,太子卻從宗人府逃走了。

皇帝得到這個訊息之後,神色不明,安排英國公世子趙晗追捕。

之後皇帝又叫了翰林進去為他擬旨。

至於聖旨內容,除了擬旨之人無人知曉。

太子逃竄一個月後,在蘭陵府起兵謀反,皇帝連夜傳喚鎮國公,英國公和丞相,連病中的七皇子也被叫進宮裡。

等幾人出宮,已是第二天天明,而七皇子則是直接住在宮中。

很快,前方傳來戰報,太子兵強馬壯,一路上過來,已經拿下好幾座城池了。

宮中的皇後立即被軟禁起來,就連皇後的孃家,定遠侯府也被禁軍圍了起來,隻準進不準出。

三皇子的生母周貴妃代替皇後掌管後宮,但三皇子府裡卻已經吵翻天了。

三皇子的家臣幕僚都是各持己見,有勸三皇子趁此機會奪位的,也有保守派反對。

甚至還有幕僚覺得皇帝在太子起兵後傳喚過鎮國公,希望他早點想辦法把鎮國公的那位神秘的大小姐娶回府。

雖然世人都傳那位大小姐已嫁為人婦,可誰也不知道那位大小姐嫁的是什麼人,甚至有人猜測那不過是一種障眼法,否則那位楚大小姐怎麼一直住在孃家呢。

有了那位楚大小姐在府上,鎮國公和三皇子府自然也就綁在一條船上了,這對他們對抗手握私兵的太子是極的利的。

三皇子有些被說動了,但是這個時候,他也不好明目張膽地去求娶,隻好讓底下人去請楚大小姐出府一聚。

然而被派到鎮國公府的人無論是用何種名義,都請不來那位楚大小姐,而且回來的人還說,他們在鎮國公府門外碰到太子一派的人,估計也與他們打著同樣的主意。

方月茵自然知道府外來了好幾波人,她也讓人以各種理由回絕了,她知道,這個時候不出府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第二天,楚雲敬和楚承立都被宣入宮中,當天爺孫倆都冇有回來。

深夜時分,幾道黑影翻入鎮國公府,方月茵在睡楚中被兵器相交的聲音驚醒,起身就看見護衛正跟幾個黑衣人纏鬥。

黑衣人武功不弱,不一會兒,護衛就已經死傷不少了,這時,一名黑衣人朝著臥房就衝過來,隻是衝到一半,就被另一個黑衣人攔下了。

有了暗衛的加入,黑衣人很快被打退。

第二天,楚雲敬爺孫還是冇有回府,但是昨夜三皇子聯合周貴妃逼宮的事已經傳得整個京城都知道了,羽林軍和禁軍裡應外合,抓了三皇子及其黨羽,皇帝則被當場氣暈,到現在還冇醒。

皇帝寢宮,氣氛凝重,太醫對著幾位皇子搖頭,“陛下已迴天乏術了,此時他也隻能讓臣也隻能施針,讓陛下的片刻清醒了。”

以莫子安為首的皇子點頭,皇帝清醒之後,拉著莫子安的手,要把皇位傳給他,“看在你兩個哥哥都是皇家血脈的份上,留他們一個全屍。”

按照皇帝的遺命,皇帝走的當夜,七皇子就得黃袍加身,隻是臨到事頭,他讓十一皇子坐上皇帝位。

十一皇子除了有三位輔政大臣外,封他七哥為攝政王。

三年後,朝局穩定,新皇成年,攝政王高瑾帶著自己妻子鎮國公大小姐方月茵與乳母莫氏一家回到杏花村,過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新帝把江中府作為封地,給了莫氏的兒子已被封為異性王的莫子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