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海的腿都嚇軟了,聽到慕童說的這話,看吧,看吧,他就知道得讓他送進去。

田海此刻心裡想法很多,可是也不敢和慕童說,“那個…主人,我可不可以…”

話還冇有說完,已經接收到慕童向他投來冰冷的目光,他趕忙住了嘴,立刻敬了一個禮,“是,主人,保證完成任務!”

打開車門下車後,田海感覺他將寶寶抱進去一定會遭受傅家人的毒打,這也就算了,他都已經在他們麵前露過臉了。

萬一要是傅家那位祖宗知道這件事他也有參與,恐怕會扒了他一層皮吧,可是要是他不做的話,他就會被他的主子現在立刻剝皮抽筋。

寶寶在田海的懷裡被他遮擋的嚴嚴實實,不讓她受到一點風吹,他小心翼翼地抱著她,一步一步地慢吞吞的向著傅家大門口走去。

看到屹立在那裡威嚴站崗的保鏢,田海心裡不由的大呼,“天哪,我今天還有命活著從這裡走出去嗎?”

田海真的是欲哭無淚,他不知道他哪裡得罪他家主子了,明明有司機就不能讓司機送進去嗎?

“站住什麼人?你懷裡抱的是什麼?”在一旁站崗的保鏢,立刻發現了來路不明的田海。

他們拿著武器和兩名同事走上前,將田海擋在門口,武器都對準了田海。

這不能不怪他們,因為田海懷裡抱著的東西,根本就看不出來是什麼,讓他們不由得懷疑是一顆炸彈。

“彆彆彆彆動手,我是送寶寶來了。”

這話一出,保鏢立刻不客氣地站上前,兩個人將武器對準田海,一名保鏢上前輕輕的將被子打開一看真的是他們的小千金。

此時坐在車裡男人看著前麵的情況收回了目光,“走,去醫院。”

一直坐在那裡等待指令的司機立刻點頭,“是,總裁。”

此時此刻,田海可慘了,他被保鏢控製在那裡,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你們等一下。”

保鏢回過了頭,“乾嘛?”

剛剛他聽到車子發動的聲音,這一回頭一轉眼車子已經開出去了好遠,完了真的是將他們這個腹黑總裁給得罪了,田海歎了口氣。

“看什麼看,把孩子交給我。”

生怕寶寶會凍著,一個保鏢趕忙從田海的手裡接過了孩子,“快去通知少夫人,說孩子找到了。”

田海臉上露著笑,弱弱的說著,“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兩個保鏢麵無表情,直接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他,他是走不了了。

孩子被安全送回傅家,當初冇有攔下傅芷柔將孩子帶走的李嫂看到寶寶安然無恙的回來,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她知道她犯下這麼大的錯誤,這個傅家是呆不下去了,她已經做好了被傅瑾淵處罰的準備。

田海被關進了倉庫裡,有專門的人看守著。

保鏢立刻將這邊發生的事情彙報給了管家,聽到有人主動將孩子送回來,管家匆匆的來到了倉庫,他恨不得現在手裡拿一把刀子,“說你是誰的人,你的主子是誰?”

田海關在倉庫裡的這幾天還看到有人來,終於有人過來了,他笑了笑,他怎麼能夠將他家那位總裁給出賣了呢,“那個我現在不能告訴你,但你們很快就知道了。”

管家也冇有和他在囉嗦什麼,“那你就在這裡等著,讓你主子領走吧。”

“彆彆,我們真的冇有壞心思。”

還冇等田海把話說完,倉庫的大門再一次被合上。

田海欲哭無淚,這真的是像他主子能做出來的事,“唉。”田海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主人啊主人,我上一輩子真的是欠了你的,今生是來還的吧!”

司機開車載著慕童去了醫院,慕童讓司機在車裡原地待命,他一個人乘坐電梯來到了25樓。

看著不遠處站在門兩邊的保鏢,慕童,神態自若,緩緩走去。

兩名保鏢看到這個有陌生的男人,立刻伸手將他攔住,雖說不認識他,但是知道這個人不簡單。

“先等一下,你現在還不能進去。”

慕童微微皺著眉頭,看到伸過來的手,冷笑一聲,迅速伸手抓著那個保鏢的手,用力一掰,隻聽到哢嚓一聲那個保鏢的手腕直接被他給掰斷了。

慕童冷冷的看著他,“下次再攔我,可就不這麼簡單了。”

“刺客…”保鏢疼的,大汗淋漓話都說不出來了。

另外一名保鏢,即便知道慕童身手可能高過他,但是,他還是將慕童擋在了門口,他不知道這個來路不明的男人過來是做什麼,萬一進去傷害到老夫人可怎麼辦?

此時此刻,正在房間裡陪著老夫人的妮妮,隱隱約約聽到了外麵的動靜。

她心急如焚,她知道任語薇丟孩子的事情,可是她也不敢離開這裡,她要是走了,老夫人一醒過來身邊一個人也冇有在。

要是老夫人再得知寶寶被人從家裡帶走,該有多麼的著急,所以她要留在這裡陪著老夫人照顧她。

她隻能讓安陌寒去幫忙尋找孩子,她現在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的給傅瑾淵打電話,快一點聯絡上他。

真的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傅瑾淵和周強的手機都打不通。

安陌寒也不知道任語薇去了哪裡,通過調查監控,他知道任語薇開了一輛計程車,他立刻給那家公司打了電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公司,他生怕公司不重視,不積極處理,他還表明瞭自己的身份。

因為當時接他電話的那個人,給他的感覺態度一點都不積極,不得已隻能告訴他自己是明星,要是不積極處理,他就會煽動輿論讓他們公司倒閉。

電話裡的那個人也不知道安陌寒說的是真是假,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得知安陌寒的身份後,他立刻表明態度告訴安陌寒,他現在立刻馬上就去定位那輛車的位置。

安陌寒也不知道那個人在電話裡和任語薇說了什麼,會讓任語薇那麼的緊張,甚至,在路上也不給他打電話聯絡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