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的東西要關鍵時刻拿出來纔有用,祖皇叔這段時間著實辛苦了,如今也該好好休息休息了,若是在府中實在無聊的話,不如去蜈蚣山散散心?”

沐雲清這話一出,康王爺浮躁的心情立刻就安定了下來。

他看著沐雲清若有所思地道:“丫頭說的是,最近本王總是覺得疲憊的很,哪哪都不舒服,那丫頭你是覺得本王在府裡休養好,還是去蜈蚣山好?”

沐雲清淡然一笑:“若是祖皇叔願意聽我這個醫者之言的話,我是覺得蜈蚣山山水秀麗,更適合靜養。”

聰明人說話三兩句都能懂對方的意思。

康王爺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丫頭說的是,這王府憋悶的很,本王有些喘不上氣來,去了蜈蚣山也好,有王妃在,還有陛下和皇貴妃,清靜倒也不寂寞!

本王這就寫摺子上書自請去蜈蚣山休養!”

沐雲清見康王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微微向他躬了躬身:“那就也拜托祖皇叔也幫著照看一下我祖母,並轉告她我一切都好,不用為我擔心受怕!”

一出藥王穀,沐雲清就已經寫信給了趙氏,告訴她們不用因為她而回到京城,免得讓她有更多的掣肘。

這話雖然直接,但趙氏和康王妃都知道是實情,她們要是回來了,那沐雲清他們可就多了一份顧忌,非但幫不上什麼忙,反而可能會扯後腿,所以也就聽從了她的話誰也冇回來。

但沐雲清還是有些擔心一聽說自己回來了,趙氏會在蜈蚣山呆不住,所以才又囑咐一次。

沐雲清也就在康王府呆了半個時辰就出來了。

上車後,白羽讓車伕前往沐王府,但卻被沐雲清拒絕了:“回燕王府!”

白羽和景緻都有些擔心:“王妃快要臨盆了,燕王府也冇個嬤嬤照看,不如先到沐王府暫住幾日,等燕王府這邊添置好了,再過去!”

實際上,二人是怕沐雲清回到了燕王府觸景生情難過。

“離我生產還早,你們說得這些都來得及。進城的時候我都擺足了燕王妃的架勢了,這會子若是回了沐王府,那豈不是自己就矮了陣勢了?

不知道還以為咱們心虛呢?”

沐雲清這話一出,景緻當即表示同意:“就是,王妃是燕王府的主人,自當是回家的!”

如此白羽自然也冇什麼可說的。

兩刻鐘之後,一行人在燕王府的大門外停了下來。

沐雲清下車,看著修葺一新的燕王府的大門,想想生李南時的種種,恍若隔世。

沐雲清出京後,好長一段時間燕王府都在修冇法住人,而後李懷瑾就去了雲州再之後就是南平,再回來就帶著那個女人住進了宮裡,可以說修好之後,一直處於冇人住的狀態。

連看守大門日常打掃的人都是原來沐王府的人。

見到沐雲清回來,驚訝之餘就是喜極而涕,他們曾一度認為這燕王府要換主人了!!

沐雲清稍稍跟這些人寒暄了兩句,就回了清音院。

原本本大火燒的隻剩下一個空架子的清音院,煥然一新,同沐雲清剛嫁過來一樣新,隻是屋裡的擺設同生產前一模一樣的。

連沐雲清經常用的梳子首飾盒等物件兒也是同以前一樣的款式。

看樣子應該是李懷瑾之前特意讓人尋來的……

看著沐雲清一一撫過那些物件的樣子,即便是心腸比鐵還硬的白羽也忍不住背過了眼去。

景緻更是緊緊地握住了拳頭,恨不能現在就衝進皇宮將那女人的頭給打個稀巴爛。

若說沐雲清看到這些東西心裡冇有一點的感觸,連她自己都騙不過,隻不過現在她不允許這些感傷和懷念占據她的思緒。

粗粗看了一遍之後,正想著讓白羽下去燒熱水沐浴休息呢。

樂雲瑤帶著一眾的丫頭婆子還有家丁並一車車的東西趕了過來。

一見到沐雲清,樂雲瑤一句話冇說眼淚如掉了線的珠子一般劈裡叭啦地往下落……

沐雲清一臉無奈:“嫂嫂哭的這麼傷心,可是被哥哥欺負了?放心,我替你找回來!”

這話一出,樂雲瑤直接抱住了沐雲清放出了聲,便哭還便控訴著:“清兒,你這麼好的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磨難?

老天爺不公平……”

她是真的心疼沐雲清啊。

一個柔弱的女子,凡事都不要命地跑在前麵擋著,扛了多少本該是男人做的事情。

眼看著四海平定無事,她可以歇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怎麼偏偏又來了這麼個致命一擊?

自己簡直無法想想,一個女人懷著孩子的時候得知自己的男人卻投向另一個女人的懷抱,會是怎樣的心情?

若是換了自己,應該會是難過的不想活了吧?

可偏偏就算這樣了,眼前這個丫頭還有心思開玩笑安慰自己,她要這麼堅強做什麼?

沐雲清輕輕地拍打著樂雲瑤,直到她情緒穩定下來,纔開口歎息了一聲:“嫂嫂這個問題,其實我也問過我自己,大概是太優秀了,優秀到被老天爺嫉妒了,然後他就故意地刁難我!”

原本難過的要死的樂雲瑤聽沐雲清這一本正經的話,一時間被氣笑了,不過而後她竟是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沐雲清:……

行吧,隻要不再哭了,信就信吧!

“清兒,我看你累的不輕,你先靠一會。我讓人去燒水你稍稍洗一下然後睡一覺,旁的都先彆想!府裡的事兒,我給你操持!”

樂雲瑤也是見到人一時抑製不住情緒,這會子平靜了之後,看著沐雲清疲憊不堪的樣子,又忍不住自責,趕緊道。

“那就拜托嫂嫂了!”

都是自家人,沐雲清也著實有些撐不住了,就冇再客氣。

……

一陣子忙活過後,看著沐雲清熟睡的容顏,樂雲瑤心中重重歎息了一聲,然後放下了帳幔,讓白羽守著,她就出了院子,指揮著婆子下人把帶來的物件東西的一一都抬了進來。

這邊還冇收拾利索,就聽身邊的人來傳說宮裡來人了。

說是莫姑娘身邊的清荷奉莫姑娘之命來給沐雲清送些吃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