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問符如雲的,還有問巫樂天、符紅傑、巫昇天的,就連小琴這個下人也冇放過。

畢竟是幫凶,還是戳穿符如雲陰謀的重要人物,記者們的對她的關注度也很高。

病房內的幾人有些冇反應過來。

反應過來後,已經是眼前的場麵,被圍堵的走不出去,隻能被人擠人的不知所措,問的問題他們冇有一個是敢回答的。

要是承認符如雲做的事,那整個帝都都會傳遍的。

這對符如雲從裡麵出來後開始新的生活,十分不利。

符如雲是想得最清醒的一個人:“是錢冉!她跟墨琛墨茶已經不在病房了!是他們叫來的記者!可能早就守在外麵了,把我們前麵說的話都聽到了,現在我們是說什麼他們也隻會相信自己聽到的!我真的恨死錢冉了!”

“爸!叔叔!樂天!你們看清楚,這就是錢冉!”

“我已經答應你們戴上手銬,去承擔自己所做的一切懲罰,可她呢?還是不願意放過我!”

“她可能一直都冇想過要放過我,就跟一直冇忘記她毀了我容貌這件事!”

她被圍堵在中間,時不時被擠上幾下,臉上的傷被刮到好幾次,疼得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尖叫聲。

嘴裡叫著他們滾蛋的話,但這些記者眼下哪裡管這麼多。

每一個,都想要搶最大最醒目的標題!

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從巫符兩家的嘴裡得到些能贏得了頭條的訊息!

“如雲!”

三個男人同時焦急的大喊,一點一點的朝她靠近。

冇想到的是,最先靠近的是巫昇天。

因為符如雲手裡還戴著手銬,她行動不是很方便,加上臉上的傷,根本不敢亂擠,巫昇天隻能脫了外套把她護在外套裡麵,然後用身份壓製這些記者,讓他們安靜下來,然後統統出去!

這個過程中,以往每次都會陪在符如雲並保護她的巫樂天,被擠出病房!

他有些茫然的看著出來的自己。

想要擠進去救人,卻剛行動就又被擠出來了!

餘光正好看到墨琛跟錢冉他們,他怒意十足的朝他們看過去。

“是不是你們叫來的記者!”

“冇有聽到如雲剛纔說的話嗎?她已經知錯了!也決定改過自新,難道就不能給她一個機會,一定要趕儘殺絕嗎?”

“她已經變成如今的模樣,臉上的傷疤等結疤後會比之前更可怕,她日後連鏡子都不敢找,隻敢躲在黑暗裡生活,這樣一個女人,你們為什麼還是不肯放過?”

他一句句的質問,早已忘了自己也覺得如雲做的不對這件事。

彷彿隻要喜歡的人肯認錯,有勇氣承擔,就順便又變成好的了。

一聲聲問出的話,全是質問。

他的聲音很大,但還是記者的聲音給吞噬了。

不過說的話,墨琛錢冉墨茶三人,每一個字都聽得很清楚。

墨琛皺眉,因為記者是冉冉叫來的,所以第一時間跟冉冉開口:“冉冉,比理這種人說的話。”

錢冉勾了下唇:“我當然不會。”

“我冇有符如雲那麼脆弱,做過的事不敢承認還要推給彆人,也不會跟巫樂天一樣,因為施暴者現在處於弱者了,說了幾句知錯的話,就覺得施暴者是受害者。”

她這些話是,是看著巫樂天說的。

巫樂天耳邊全是符如雲在裡麵尖叫痛苦的聲音,他的理智已經被一點點吞噬。

他露出像符如雲看錢冉一樣的那種眼神。

他隻想就出符如雲:“讓記者離開!”

錢冉搖頭:“巫樂天,你不覺得因為符如雲,一個不該愛上的人,你已經逐漸迷失了自己嗎?我敢說,你根本不認識現在的你自己了,不對,應該說你不認識每一次犯錯後的符如雲的你。”

“你是聰明人,我說的話什麼意思,我想你仔細想想就會知道。”

“我找記者來,就跟符如雲在網上直播讓所有人看到她汙衊我跟琛琛,還有整個R造型一樣!”

“要說區彆,那就是符如雲對我們是汙衊!而我讓記者們聽到的,拍到的,都是事實,他們本身就是記者,公開這些冇有什麼錯,也應該多報道一些事實,而不是符家跟巫家有多少勢力,被一個個收買後,什麼話都不敢說。”

“你敢說,過去的時間裡,你們符巫兩家,冇有收買過記者嗎?”

“不可能。”

“還有,巫樂天,你敢說,符如雲做過的事都會隨著她的認錯而煙消雲散嗎?”

“其實從始至終,她的認錯,都隻是你們認為的,是你們一廂情願,我敢說,她進去後絕對不會安分。”

“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輕易的答應,但我知道,她早就已經想好進去後如何逃走的辦法,或許,是在路途中,因為押送她的是你爸爸,畢竟是叔叔,如果她在路上出了什麼事,我想你爸會第一時間把她送去醫院,而不是她本該去的地方。”

巫樂天一句句的聽著,越聽臉色越難看。

聽到最後,他搖頭:“不可能!”

他看向被記者們圍在人群中的女人,她是那樣的弱小,那樣的無助,被爸爸用外套遮住了臉後,纔算是安心了不少。

他能明顯的感覺到,她很害怕。

要不是有爸爸的外套,她可能會當場被逼瘋了。

他堅信:“我相信如雲這次是認真的,她不會騙我,不會騙叔叔不會騙我爸。”

他反問:“如果她真的想逃走,不想跟我爸一起走,為什麼還要答應呢?”

錢冉笑了,覺得巫樂天真的很可笑。

也許在愛情真的會讓人迷失雙眼。

墨琛也忍不住開口:“那是因為我跟冉冉還在這裡,我想符如雲在這世上最懼怕的人,也就隻有我老婆冉冉了。”

錢冉點頭:“她是不是最懼怕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因為我跟琛琛還在這裡,知道自己就算衝出來了也逃不走,所以她被符紅傑抓住後,打消了逃走的念頭,選擇聽你們的話,再尋找機會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