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

藏風原本心中一驚,以為李成風親自下場。

可當他看到那張熟悉的臉,嘴角卻立馬露出一抹嘲笑。

“手下敗將,如今也敢與我為敵?我看你根本就是找死。”

原來在此之前,關統領早就已經不止一次與藏風交手。

但是每一次的結局無一例外,統統以關統領的慘敗作為收場。

“廢話少說!”

想起曾經的屈辱,關統領心中怒火更甚,出手之時,李成風之前的警告在關統領心中再次響起。

“放心吧,大人,我一定能做到你所要求的那樣!”

鋥……

關統領心中一聲咆哮,手中雙簡,已經與藏風的長槍碰撞到了一起。

兩人實力差著兩個小境界,首次比拚便分高下。

關統領一連後退五步,反觀藏風竟然站立原地大氣不喘!

“吼!藏風將軍必勝!”

就在結局落幕之時,台下已然傳來一聲高喝,藏風的神威,自然第一時間迎來了台下小弟的支援。

“再來!”

聽到那些嘲諷的聲音,關統領心中怒意更甚。

一張臉憋的漲紅,再度邁出腳步,衝著藏風衝去。

之後的五分鐘裡,二人數字交戰,砰砰的撞擊聲不絕於耳。

直至最後,藏風一腳,狠狠落在關頭裡的胸口。

隻此一招,竟然將他直接踢到了擂台邊緣!

“認輸吧!就憑你現在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現在下去雖然丟臉,但是至少能保住一條命。”

“還有什麼東西是比生命更珍貴的呢?所以我勸你最好不要胡來。”

“去死!”

若是放到之前,一切已成定局,關統領早就投降認輸。

但是偏偏這一次想到李成風之前所說,他竟然再次站起身子,鼓足渾身力氣,衝藏風發動了衝擊!

“砰砰砰……”

這一次,關統領比起之前更加不堪,僅僅三分鐘,就被再次打落到了內台邊緣。

兩次交手加起來,過招已經超過兩百。

比起之前,已經是足夠大的進步,但是此刻在關統領眼中,還不夠!

“來!”

想到李成風對自己提出的標準,關統領再度站起身子。

這一次,他起身的瞬間,頓時一個趔趄,但是並不妨礙他的決心!

砰……

雙方比較之下,關統領早就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下風。

這一次,僅僅三招,他就已經再度倒地,而藏風手中的長槍,已經落在了關統領的脖根處。

“我早就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快快投降,不然彆怪對你動粗。”

戰鬥到了這一刻,藏風也消耗了不少體力,原本的耐心更是徹底消耗殆儘。

雙目冰冷,已然瀰漫出森森殺機。

難道真的就這樣敗了嗎?

眼看凶器就在眼前,關統領在這一刻不禁歎氣。

他下意識的衝著李成風的方向輕輕一瞥,可下一秒整個人卻愣在當場。

從李成風的眼神當中,關統領唯一能夠看到的就是冰冷。

在他想來,這個眼神正是代表了李成風對自己的失望。

“不!”

由於心中渴望李成風的認同,關統領在這一刻發出一聲無聲的嘶吼。

勇氣在他的心底無窮爆發,甚至已經超出了對死亡的恐懼,超出了對強者的畏懼!

“殺!”

關統領雙簡移動,竟然直接掃飛了身前的長槍,下一秒他整個人火光瀰漫。

而這一幕,恰恰代表了關統領已經將自己的功法運轉到了極限。

“你……”

藏風眼見關統領如此不知趣,頓時生出幾分惱怒,手上的動作也逐漸變得冷酷起來。

可三分鐘之後,他之前的不屑已經徹底被震驚所取代。

這傢夥怎麼堅持到了現在?

“殺!”

再看關統領,此刻的他渾身熱氣升騰,皮膚表麵的青銅色,變得愈發顯眼。

而這一幕,正是突破境界的征兆。

這纔是李成風的真正目的!

“轟……”

某一個瞬間,麵對藏風橫掃而來的長槍,關統領竟然徹底放棄了防禦。

以肉身之軀硬撼如此犀利的攻擊。

手上的雙簡,更是不要命的朝著藏風的胸口插去。

砰……

長槍率先擊中關頭領的胸口,但是在碰撞的刹那,竟然傳來了一陣金鐵交加的聲音。

關統領整個身子一陣顫抖,下一秒瀰漫著體表的光芒,瞬間膨脹。

他竟然在這一刻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