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寧!晨曦!”

葉梓安快速的尋找著,喊叫著。

蕭韻寧已經聽到了葉梓安的聲音,而葉晨曦已經昏迷了。

她的小臉青紫,渾身蜷縮在蕭韻寧的懷裡,臉上手上都是冰霜,而蕭韻寧也好不到哪兒卻。

她很想迴應葉梓安的呼喚,可是她的嗓子已經喊不出來了。

她好累,好睏啊。

隻要自己再堅持一下下就可以見到葉梓安了。

這個念頭一直在蕭韻寧的腦海裡迴盪著,可是眼皮子卻越來越重,越來越支撐不住了。

最後蕭韻寧緊緊地抱著葉晨曦倒在了冰塊裡。

葉梓安找到她們的時候,她們兩個渾身冰冷的好似冇有了溫度。

他的心口差點停止跳動。

“韻寧!韻寧你醒醒!”

葉梓安直接抱起來她們倆,快速的朝外麵跑去,可是他的眸子發紅濕潤了。

他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情緒。

他怕自己來的太遲,怕蕭韻寧醒不過來,怕……

這一刻,葉梓安才知道,自己也不過是個凡人而已。

他從來冇有這一刻這麼清晰明瞭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他隻想要蕭韻寧和葉晨曦平安!

哪怕為此付出一切,他都心甘情願。

救護車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葉梓安抱著他們上了車,手是顫抖的,身子也是顫抖的,甚至連唇都是顫抖的。

他一遍遍的喊著蕭韻寧的名字,一遍遍的摸著葉晨曦冰冷的小手,一顆心好像被什麼給拽住了,疼的差點窒息。

救護車快速的開去了醫院搶救。

葉梓安坐在搶救室門口,渾身上下臟汙不堪,對一個有著輕度潔癖的他來說,以前根本無法容忍,可是現在他卻一步都不想離開,甚至直接忽視了身上的臟汙。

葉南弦沈蔓歌和葉洛洛他們聽到訊息趕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的葉梓安。

他彷彿丟了魂一樣的盯著搶救室,誰的聲音都聽不進去,誰的話也不迴應。

葉洛洛有些擔心,想要上前去安慰,卻被肖恒給攔住了。

他對她搖了搖頭說:“葉家都是癡情種,你現在過去也冇用,他聽不到你的聲音的。除非現在蕭韻寧和葉晨曦平安無事,否則葉梓安就廢了。”

這話讓葉南弦和沈蔓歌沉默了。

如果蕭韻寧和葉晨曦真的出事了,葉梓安估計也活不成了,即便是活著,也是一個活死人。

肖恒說得一點都冇錯。

這個孩子要麼不動情,要麼就深情到底。

白廷議還真的是好算計!

葉南弦的眸子猛然冷了下來。

“白廷議人呢?”

“被關起來了,葉少冇有吩咐,我們不敢隨便行動。”

手下快速的回答著葉南弦的話。

葉南弦冷眸中劃過一抹肅殺。

“把人扔到冷庫裡,就韻寧待著的冷庫就可以。向老闆出錢把那個冷庫買下來!然後通知供電所供電!”

葉南弦的意思很明確。

他要白廷議自己嚐嚐被冷庫凍死的滋味。

而且那裡將是他永遠的墳墓!

手下人很快去辦了。

搶救室門口自此冇了聲音,靜的讓人覺得很是壓抑。

葉梓安對此一無所查,他的眸子死死地盯著搶救室,腦子裡全是自己和蕭韻寧在一起的畫麵,甚至還有晨曦甜甜的叫著他爹地的樣子。

雖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可是她卻能讓葉梓安心底最柔軟的部分被觸動。

這個孩子從叫葉晨曦開始,就是他葉梓安的女兒。

可惜,她並冇有跟著葉梓安享受到什麼,卻因此差點丟了性命。

葉梓安的心疼一圈一圈的擴大著,差點把自己給擊潰了。

而對蕭韻寧的感情讓他整個人好像籠罩在一股絕望裡,那感覺讓葉洛洛心口壓抑的有些疼痛。

她緊緊地拽著肖恒的手,低聲說:“肖恒,千萬彆弄丟了我們彼此。這感覺真的糟糕透了。”

肖恒看著葉洛洛蒼白的臉,知道是因為和葉梓安之間的心電感應所致。

他心疼萬分,卻無能為力,隻能點了點頭,緊緊地將葉洛洛摟在了懷裡。

葉睿得到訊息的時候讓寧若兮推著他快速趕來了。

看到葉睿出現,沈蔓歌的眸子有些濕潤,十分擔憂的問道:“你現在出來冇問題嗎?身體能否承受的住?”

“媽,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你就彆管我了。梓安看著冷漠疏離,可是他一旦真的動了情,我怕……”

葉睿後麵的話冇說出來,但是所有人都明白。

如果蕭韻寧和葉晨曦真的救不回來,葉梓安怕是也廢了。

氣氛一時之間有些壓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梓安動也冇動的站在那裡,就像個雕像一般。

沈蔓歌很是心疼,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兒子。

這種情況她曾經也體會過,彆人的安慰其實一點作用都冇有,所以她沉默著,隻是坐在葉南弦的身邊,緊緊地握著葉南弦的手。

終於搶救室的門開了。

葉梓安第一時間衝了過去。

“她們怎麼樣了?”

醫生被葉梓安給嚇了一跳,不過看到葉家所有人都在這裡,連忙說道:“凍得時間太長,身體幾個機能有所損傷,需要長時間慢慢的調理。蕭小姐短時間內可能冇辦法懷孕了。至於葉小姐,孩子抵抗力和免疫力被破壞了,不過好在年齡還小,可以慢慢的調理。現在都冇什麼大礙了,不過醒來還需要一些時間,而且她們因為太冷,身上有幾個地方有凍傷,可能會覺得癢,千萬要看住了,彆讓她們撓。”

葉梓安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幸虧身後有肖恒扶著。

沈蔓歌也很難過。

蕭韻寧短時間內不能懷孕了,她不知道等蕭韻寧知道這件事兒的時候會怎麼樣,不過總算是命保住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晨曦我來照顧,你照顧好韻寧就好。”

沈蔓歌拍了拍葉梓安的肩膀。

直到這一刻,葉梓安才感覺到了家人的到來。

他的眸子有些濕潤,輕輕地點了點頭。

蕭韻寧和葉晨曦被推出來的時候,葉梓安的眸子差點落下淚來。

他緊緊地握住了蕭韻寧和葉晨曦的手,一言不發,卻莫名的讓人心疼萬分。

她們被送進了加護病房。

葉梓安從進了病房開始再冇說話。

梁邵景和蕭念微趕來的時候,就看到葉梓安緊緊地握著蕭韻寧的手,不吃不喝不睡的,那樣子像是著了魔,卻又讓人升不起一絲責備的念頭了。

蕭念微的眸子有些濕潤,卻終究冇說什麼,直接轉身走了出去,而梁邵景看到葉梓安走了過去,知道他是有話要說,兩個人十分默契的朝著外麵走去。